陈秋陈

借用周国平在《风中的纸屑》里的一段话:
「我天性不宜交际。在多数场合,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,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。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,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,那都太累了。我独处时最轻松,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,即使乏味,也自己承受,不累及他人,无需感到不安。」


吾人只有进德修业两事靠得住。进德,则孝悌仁义是也;修业,则诗文作字是也。此二者由我作主,得尺则我之尺也,得寸则我之寸也。今日进一分德便算积了一升谷,明日修一分业又算余了一文钱。德业并增,则家私日起。至于功名富贵,悉由命定,丝毫不能自主。

不喜欢理吵架这段,和谁冷战都不怕,就是怕她。

这样说是不是还会给人负担?弗洛姆说成熟的爱是:我需要你,因为我爱你。

好多话再看几遍都觉得难过,这样难过的一句话要用十句甜蜜的话来填补才觉得能稍稍好一些。

以前真的好幼稚,有难以言喻的自尊和跨不过去的门槛,对他人尤其是她的期望远胜于人们能为旁人做到的,甚至远胜于我对自己的要求。一直在追求平等的、可以互相理解、依赖与信任、没有负累的关系,好难

你不要脸是你的事,还出来带坏别人就是真得太不好了。

这个世上没有人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,“背负着罪恶,即使那样也在有限的生命中拼命地活下去,正因为那样,这个世界才如此美丽”——《阿修罗》 ​​​

有些人用两片嘴唇子一张一合就让你改变想法,可你自己得用心琢磨琢磨,别随意被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给忽悠了。 ​​​

没有所谓的现世报,没有所谓的什么苍天饶过谁,只要你有钱,只要你足够好看,你的生活就算前面过的再难看,后面也是清新灿烂。

谁又敌得过时间呢?但最重要的是,你一定不要变成年少时曾发狠誓绝对不会成为的那种人。

他说的“让她三分”,不是“三分流水七分尘”的“三分”,是“天下只有三分月色”的“三分”」
———《围城

今晚的月色好明亮啊,走夜路也不会迷失方向了吧


充当事后的马后炮,人云亦云地跟风凑热闹。当我们满怀善意地攻击别人,笑着杀人,一边握手,一边拔刀,竟行云流水一般找不到丝毫漏洞。